• 我要学会

    2007-02-05

    Tag:北京

    不孤注一掷。

    自信。自尊。

  • 没有时间写拨棵,好多事情都不能记上一笔呀。也没有写作,现在怕是什么都不会写了,真可怕,不能这样下去了。希望买了电脑就好乐。。。希望不久后我就能去温暖的南国。期待一次邂逅!
  • 疯狂的我

    2006-08-03

    Tag:北京

    阳光底下,并无新事。但我太懒了,不动脑筋,不动笔,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啊,以后7点起来,不八点起来。说说昨天看的电影——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当然并不失望,如果说有失望,是对媒体的,一片溢美之词倒也罢了,有的竟拿出“划时代”这样的词来。它划的是什么“时代”?如果这样的电影语言或手法(如果算作新鲜手法的话,)那么低俗小说倒真的是无以言比的伟大了!

    只能说,这是部比较真诚,比较聪明``````的电影。。。。

  • 重新来过

    2006-06-29

    Tag:日记 北京

    有好多天没来了,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公司搬家,我丢钱,找房子,下班后没有电脑上,所以没来看过,那么多的感遗忘了,要想追忆似乎很难。前些天,我很难过,现在似乎什么都不怕了。想说的太多,我担心我说不完,说不好。说出来会无味。如果我一一细细诉说所有我的感动和心境的话,那一定是长篇大论。我只是走了很远的路,见了一些陌生的人。经常走路,在大街上走到两腿疼痛。

  • 你最后悔什么? 比利时《老人》杂志近日开展了一次题为“你最后悔什么”的专题调查活动,对象是数千名60岁以上的老人。

      调查结果很有意思:
        72%的老人后悔年轻时不够努力,以致事业无成;
        63%的老人后悔对子女教育不够或方法不当;
        58%的老人后悔没有重视健康;
        56%的老人后悔对伴侣不够忠诚;
        47%的老人后悔对双亲尽孝不够;
        41%的老人后悔“嫁错郎、娶错妻”;
        36%的老人后悔自己未能环游世界;
        32%的老人后悔自己一生平淡,缺乏刺激;
        11%的老人后悔没有赚到更多的钱。
        “赚钱”远不如成功所带来的成就感。
  • 回到南方

    2006-05-14

    Tag:春天 北京
    今天大概是第三次,起床之后就感觉像要死一样,胸口闷痛。没有任何精神。直到现在还如此,最难受时走路都不方便。可能和昨晚洗冷水澡有关。别人都说冬天会更干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在这里度过一个冬天。我现在很向往温暖湿润的南方,或许我应该去南方。
  • 爸爸

    2006-05-13

    Tag:日记 北京

    去了怀柔,工地,见到父亲。路程共约3个小时,沿途北方风光与南方不同,远处黑色不毛的山,近处柳树,杨树。工地都是附近村子的人,二哥包的工程。下车没多久,爸爸就就接上了,然后去工地边的小餐馆吃饭。去宿舍,一个棚子,约20人,非常脏乱,晚上只有几十伏的电供照明。充电和烧人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他们早上6点开工,到11点半,下午1点多到6,7点。吃的伙食是食堂,非常差。我们去了工地边上的怀柔水库,玩了会又回来。坐到4点半,他便送我去搭车。到了搭车的地方,他看了会,就回去了。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很憔悴,很黑,似乎瘦了些,脸苍老了好些,我都不敢看了。后来他和别人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还是那样,糊住别人的面子。他反复叫我学会做人,就是怕我吃亏。他太好了,总是放不开,太重感情,年轻时候的火暴脾气现在被磨砺尽失。他是工地年龄最大的人。

  • 爸爸

    2006-05-13

    Tag:日记 北京

    去了怀柔,工地,见到父亲。路程共约3个小时,沿途北方风光与南方不同,远处黑色不毛的山,近处柳树,杨树。工地都是附近村子的人,二哥包的工程。下车没多久,爸爸就就接上了,然后去工地边的小餐馆吃饭。去宿舍,一个棚子,约20人,非常脏乱,晚上只有几十伏的电供照明。充电和烧人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他们早上6点开工,到11点半,下午1点多到6,7点。吃的伙食是食堂,非常差。我们去了工地边上的怀柔水库,玩了会又回来。坐到4点半,他便送我去搭车。到了搭车的地方,他看了会,就回去了。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很憔悴,很黑,似乎瘦了些,脸苍老了好些,我都不敢看了。后来他和别人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还是那样,糊住别人的面子。他反复叫我学会做人,就是怕我吃亏。他太好了,总是放不开,太重感情,年轻时候的火暴脾气现在被磨砺尽失。他是工地年龄最大的人。

  • 人生无处相逢

    2006-05-06

    Tag:北京

    刚才看大仙的博克,看到他5月2号那篇<进城>,写到去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呵呵,恰好那天我和陈波也去了那个书店呢看他的博克就知道,他是那种晚睡晚起的人,那他应该是下午去的书店,和我们一样.哈哈,说不定,我们在书店彼此路过呢!说不定我火急火燎地去上厕所时那几个占着茅坑的人中间就有一个是他呢!

    他对王府井书店的评价不好,说什么居然有日本韩国文学专柜,没有英俄德法的,呵呵,我也觉得这个书店不怎么行,当时没怎么转,比不上武汉的图书城啊,书架摆得太挤,书的摆防也不清爽,还有工作人员,怎么这里站几个,那里站几个的,都不知道哪是哪了?

    大仙和阿飞是我的博客启蒙人,我04年开始看博客时就主要是看他们两人的,那时博客概念没有这么火,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写的人更不多.我也不大懂,我可能都是在百度上搜索出来的,然后保存在收藏里,想起来了就点开看.后来他的看的少了,可能有好几个月没看吧,收藏夹里也没有,最近又开始看上了。

    大仙的文笔真好,好象他以前是圆明园四诗人之一吧,其实更像一个写古词的,他常常写着写着就古意盎然并顺口溜起来,读起来显得特别有快感,另外,他关注的大多是一些琐事,网络热点,新闻人物,酒局饭局之类,抒发的也不是什么远古之幽情,让人感觉这写字的倒也不酸,很好玩儿!

  • 买票后不足20块了。11点多在西站下的车,问了一下,很快坐上了47路,我下车时候陈波就在车站等了。但他还有事情,草草的吃了饭,我和他的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回他寝室。但没一会我打了几个电话,便去了公司,在师范大学门口坐618直到昌平。晚上回来,陈波给了200。第二天去公司上班,晚上在公司睡觉,很好。这是我住过的房子里最高级的。昨天回陈波处,他请客,然后他再给300(他向同学借了1000)。今天是第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