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无生意

    2007-01-31

    Tag:日记 武汉
    了无新意。没有什么好奇的了,大家都庸俗地活着。很平淡,有了网络又怎么样,什么都能更快的了解,不过带来更快更深的失望罢了。觉得厌烦,也没有什么好文章可看。甚至没有窥探别人的兴趣,觉得不过尔尔啊。也许生活就该这么风平浪静,云淡风清,想想家里的人,数几十年守着那几亩几分地,数几十年遇到那些个人,连娱乐都没有,还不是一样过来。一样做事,不能说因为生活单调,因为缺失好奇心,就不做事情了。做自己该做的,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没有人说不,没有人阻拦你。“我把所有事情都抛在脑后,那就是生活。”
  • 无题

    2007-01-17

    Tag:日记

    这个世界纯粹的人是很少的,我很羡慕他们.有些真的猛士,虽然有时看起来他们的人生选择游离转换,但每次都能那么不顾一切.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把所有东西都抛在脑后.只求一个目的.这个我做不到,尘世太多牵绊,自己又太多顾忌,是这样缩头缩尾.就像阿飞姑娘说的那样:生活中充满如此多的失误,无能和掩饰无能的虚荣心.

    我喜欢阿飞和米米,喜欢他们的文字,因为她们的"真诚",我想,她们的写作是纯粹自发的,没有别的考虑.她们的文字是感情漫溢出来的.我很惭愧,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也许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写作者.

  • 糟糕的生活

    2006-10-12

    Tag:日记
    糟透了
  • 没有时间写拨棵,好多事情都不能记上一笔呀。也没有写作,现在怕是什么都不会写了,真可怕,不能这样下去了。希望买了电脑就好乐。。。希望不久后我就能去温暖的南国。期待一次邂逅!
  • 重新来过

    2006-06-29

    Tag:日记 北京

    有好多天没来了,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公司搬家,我丢钱,找房子,下班后没有电脑上,所以没来看过,那么多的感遗忘了,要想追忆似乎很难。前些天,我很难过,现在似乎什么都不怕了。想说的太多,我担心我说不完,说不好。说出来会无味。如果我一一细细诉说所有我的感动和心境的话,那一定是长篇大论。我只是走了很远的路,见了一些陌生的人。经常走路,在大街上走到两腿疼痛。

  • 没有光彩的人

    2006-06-11

    Tag:日记
    从我小时起,就被认为是一个没有光彩的人。大概是瘦弱而安静的缘故,父母都说我太“晕”了,就是缺少活力的意思,我至今还记得一个村里老奶奶说我走路没有男人气魄,原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意是别的男子走路一阵风,我怎么像个女的似的弱柳扶风吧。还有说话声音太小,被说成细声细气像个女的,还有做事太慢……到初中时,还有同学说我长的像女的。他们不知道我的心其实很大男子,我忘记并把这些话放在一旁,但不等于没有影响。走过少年时期,我嗓子变的沙哑,喉结很尖,做事变得毛躁,大声的说话,也学会了发脾气,终于没有人再说我像个女的了。而新说法是“学者气”或“文人气”,“看着像很有学问的样子。”也许他们觉得这是赞美,但我自觉这对我是折磨,我是一心要逃脱的,我宁愿我长的像汽车修理工,我喜欢的影星中没有一个是有书生气质的,伊斯特伍德,史泰龙,我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男人呢,我的心确乎很大,没有外表这样细腻。我知道我现在仍然是缺少光彩,但我会改变。
  • 三件事

    2006-06-08

    Tag:日记
    这可真是个乱七八糟的世界,怎么就看不到一个安安静静的人,尤其是那些所谓名人,怎么也会总在抱怨,总在攻击!每个人都不满,不安心。看不惯了,要搞点动静出来。</p><p>但我想做三件事:1,写一个剧本,完成小说2,学好编程(ASP,PHP)3,做一个电影方面的网站
  • 当我遇见你

    2006-06-06

    Tag:日记
    当你在我身边,我就完全慌乱了,手心冒汗,心率不齐.我竟然浑身不自在,慌乱无法控制.我鼓了半天勇气,磨蹭半天,尽量让自己平静.和你说话,我竟然变得如此严肃,语言干巴,无所适从.我心乱了.我不知道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 偶像的来信

    2006-05-31

    Tag:日记

    早上我突然心血来朝,按她blog上的地址给她写了封简短的信,没想到收到了她的回信。刚才打开邮箱,看见新邮件也40封,我的心就很紧张,点收件箱,徐徐打开,我真的很紧张,有种预感,然后在最上面,便看到她名字的拼音。我的心反而一下子平静了。打开很快变看到她的回信,几句话,完全是她的风格。

    呵呵,看了她的文字两年多,因为她知道了买礼俗。我记得第一次去买的时候, 在超市里问了好半天,营业员不知道。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玩的人,怪异!而且如此真实!

    明天就要走了,回学校啊,前程未卜就快卜,什么就都要知道了,必须去承受!

    生活很艰难,幸亏还有梦想。

    忽然很佩服杜唯,何勇这些人,我觉得我和他们很相象呢?我可能没有他们的勇气和才华,但我也是如此敏感和不愿妥协。我究竟能怎么样呢?会走上什么样的一条路呢?恐怕很难说吧。

  • 爸爸

    2006-05-13

    Tag:日记 北京

    去了怀柔,工地,见到父亲。路程共约3个小时,沿途北方风光与南方不同,远处黑色不毛的山,近处柳树,杨树。工地都是附近村子的人,二哥包的工程。下车没多久,爸爸就就接上了,然后去工地边的小餐馆吃饭。去宿舍,一个棚子,约20人,非常脏乱,晚上只有几十伏的电供照明。充电和烧人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他们早上6点开工,到11点半,下午1点多到6,7点。吃的伙食是食堂,非常差。我们去了工地边上的怀柔水库,玩了会又回来。坐到4点半,他便送我去搭车。到了搭车的地方,他看了会,就回去了。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很憔悴,很黑,似乎瘦了些,脸苍老了好些,我都不敢看了。后来他和别人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还是那样,糊住别人的面子。他反复叫我学会做人,就是怕我吃亏。他太好了,总是放不开,太重感情,年轻时候的火暴脾气现在被磨砺尽失。他是工地年龄最大的人。